带着自行车去西藏(三)牛头碑

  • 来源:火车网
  • 点击次数:251

开始骑行草原土路,一切都是那么新奇,鼠兔、老鹰、羚羊和藏狗,都让我感觉很好玩,但估计它们也都感觉我也很好玩,所以都远远的看着我,只有藏狗汪汪的叫个不停。路是搓板路,不是很好走,但心情是轻松的,所以也就骑的舒服多了。

傍晚,我到达牛头碑山脚下的一个村庄。

在村庄最右侧的红顶房子里,我找个一张床给自己,一张很有味道的床,酥油味。

拍摄风光照片,讲究日出前一小时,日落后一小时。所以,第二天早上,我4点半起床,想步行到牛头碑山顶拍日出。外面非常黑,还飘着小雨,我深一脚、浅一脚的走在草原路上,想着人家告诉我的草原上狼和狗的可怕,又想着如何防它们,但马上又鼓励自己没什么的,要大胆一点,不要自己吓唬自己;然后,就开始想象着雨后的日出一定非常的漂亮,兴许还有彩虹,彩虹下的扎陵湖一定漂亮的吓死人;此时的小雨好像也和我在微笑。突然,我发现了两眼发绿光的东西,它从我的左前方迅速移动到我的右侧,我用头灯照着它,我把刀那在右手,左手里紧紧攥着一条链子锁和一个小手电……我感觉我的汗从脊背流下来,我让自己不要慌,可是我分明能听见它的呼吸声。我将自己的身体重心放低,随时准备单腿跪地,双手持刀举过头顶,等它扑上来时,为它开膛破肚。对,一定要开膛破肚!让它死的很惨!然后,我开始慢慢的往后退,嘴里大声的喊“O~~~”、“hia~”等一切我认为有气势的声音,我还用手电照亮我的刀子让它清楚的认识我拿的是刀子!是能让它开膛破肚的刀子!然后又不得不用手电向身后的各个方向照亮,以防它的同伴从身后偷袭我……我分析我出来大约不到1小时,我离开村子应该在3公里多,不到4公里。慢慢的退,我用给它开膛破肚来鼓励自己,甚至还想将它杀死后,是不是要把它抗回北京?我要如何把它处理一下,它才不会臭?但是,它还在那,也是慢慢的,跟着我移动,我仍然能听见它的呼吸声,还有它那让我发冷的绿光……我后来作出了妥协,决定它如果不扑上来,我就不去惹它,让它回归它的大自然!够仁义吧!回家的路比来的时候要漫长很多,我再没有时间去思考我离家还有多远,但我知道要慢慢向后退,我不时给它照亮我手里的刀……我没有发现它什么时候不再跟着我的,虽然我看不到了那绿光,听不到它的喘息,但我还是不敢放松,直到我坐回在牧民家里的台阶上。天仍然是黑的,雨没有听,那时已经是6点半了。我重新爬到带有酥油味的床上,我的衣服湿透了。美丽的鄂陵湖

迷迷糊糊的,我又睡了一觉。

醒来后,和主人家说我的遭遇,但他们也意见不一,有的说是狼,有的说是狗,但都说万幸,要是咬我一口的话,我是受不了的。

天上的雨断断续续的下,好像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我给主人家拍照,他们都换上自己节日的盛装,我也跟着过了一把瘾,但因是初次,还需要主人的帮助才能穿好。

拍完照片,主人家在帐篷里看自己的照片,再看别人的照片,然后再比较自己和别人的照片,然后小心的收起自己的照片,然后和家人商量合影照片如何分配……

下午,雨停了!但天空仍然阴霾。

决定骑车上牛头碑山顶,但一个人还是有点害怕。但又不好意思和主人说让他们相陪,所以还是一人出行。

骑车路过早上看见绿光的地方,心里不禁还是有些发毛,但白天还是没事,既没狼,也没狗。

一共有8、9公里的路程,在骑行40分钟,大约5公里后,坡度变得很大,只能下来推行了。上山是之字形道路,我从山坡草甸直接往上推,又过了1个半小时,我来到了牛头碑。

牛头碑建在位于玛多县境内措日尕则山的顶峰,海拔4610米,碑身高3米,碑座高2米,均用铜版铸模镶嵌,为青海玛多县人民政府于1988年9月修建,碑体总重5.1吨,纯铜铸造,纪念碑选择了原始图腾神圣的崇拜物――牛。已故十世班禅大师和胡耀邦同志分别为纪念碑题写了藏汉文“黄河源头”字样。

天空还是阴云密布,并又开始下雨。

我告诉自己,要在天黑之前下山!

牛头碑山顶的小花

我望着远处灰白的扎陵湖和天空的阴云,非常希望那阴云能给我一个空隙,让我看看扎陵湖的美丽。

然后,天空给了我一个空隙,但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要的。

我按照自己所预计的,在天黑之前下了山,回去一共用了35分钟,比上来的2个小时要少的多。

第二天早上,太阳出来和我打了个招呼。

在太阳说早上好的时候,我给房后由玛尼石堆成的佛塔来了张留念照。

正如大家所看到的,太阳来了,阴云也早早的就起了床。

在鄂陵湖边,冰雹为我送行。

草原也用自己温柔的泪水为我送行。

不知上帝是不是故意的,我再一次遇到了冰雹,他还为我准备了闪电的专场演出,我坐在第一排观看。

下午18点,距离玛多县城还有15公里,远方阴云越来越多,按正常的速度,我骑行2小时可以到达目的地,那时应该太阳还没有落下去,所以,经过一个草原人家,我没有停下来。

那云移动的速度远远比我骑车要快,转瞬间,那些阴云好像到了开会时间一样,越来越多的聚集在我前方的路上,一同到会的还有雨点和闪电。我穿上冲锋衣裤,给自己的行李罩上防雨罩,但却无法找到头灯,这让我有点不爽,但幸好我还有个小手电。

闪电将天空和大地连接起来,我很想把它们拍摄下来,但那密密的雨打在我的身上和脸上,警告我不要把相机拿出来,所以我只能想象自己拍摄的闪电是多么的震撼人心……闪电好像知道了我的心思,它们开始进行自己的表演,在草原的大舞台上,而我是坐在第一排的观众,唯一的观众!表演的时候,上帝把舞台的灯给关上了,天空开始变得非常昏暗,我的小手电发出的光只能照出两米远,地上也开始变得非常泥泞,让我无法继续骑行,只能下来推行……

上帝很喜欢开玩笑,他偷走了我身上很多的电:小手电的电池、手表的电池和GPS的电池。我有些沮丧。但那些漂亮的闪电给我指明了方向,它们送出光亮给地上的水坑,水坑的中间便是路了,我接受了闪电的好意,在泥泞的路上困难的前行,我估计时速不到1公里/小时,那时是下午19:30,我距离玛多县城还有10公里。

精彩的表演总有收场的时候,闪电渐渐的退场,剩下的只有雨了,我无法再清楚的认路……终于,我丢失了路,将车推上了草原。但我没有丢失方向,在坑坑洼洼的草原上,我努力的向前进。我想自己一定能走到县城;我想一定会有车路过并把我带走;我想一定会遇到帐篷,我可以进去烤火;我想没有帐篷的情况下在雨中过夜会有点冷;我想大雨的夜,狼兄弟们应该呆在自己的窝里;我想到小美,我们才刚刚领到了结婚证……

22点,我脚下一滑,跌进了一个坑里。我把自己和自行车从坑里拖出来,我决定先放弃自行车,明天早上再来取。拿上自己的相机包,我继续出发,但发现自己竟然走在了路上,我赶紧回去推车,顺路往前走。很快,我听到了狗叫!那么,就是说这个地方有牧民居住,果然,我看到了手电筒的光!那是比闪电更美丽、更让人兴奋的光!

第二天,俺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鞋和车。

扎陵湖和鄂陵湖,是黄河源头两个巨大的高原淡水湖泊,它们位于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玛多县境内,上距黄河源头卡日曲一百九十多公里,下距玛多县城六十多公里,是黄河源头地区众水汇之所。

黄河从卡日曲和约古宗列曲发源后,经星宿海流到这里,被巴颜郎玛山和错尔朵则山所阻,形成了黄河源头第一个巨大的湖泊--扎陵湖。黄河在扎陵湖。黄河在扎陵湖中经过回旋喘息之后,从湖东南的草滩上散乱地流出,中间又经过一条长约二十公里,宽约三百多米的黄河峡谷,分九股注入第二个湖泊--鄂陵湖。

扎陵湖和鄂陵湖海拔四千三百多米,这里地势高寒、潮湿,地域辽阔,牧草丰美,自然景观奇妙,是难得的旅游观光胜地。盛夏季节,碧空如洗,苍穹无垠,玻璃般的天幕上,不时在飘荡棉桃似朵朵白云,显得天是那样蓝,云是那样白,山是那样青。蓝天白云之下,起伏连绵的青山和熠熠闪亮的碧波,交相掩映,分外妖娆。数以万计的天鹅、大雁、野鸭、鱼鸥等在平如明镜的湖面上嘻戏飞翔,数不的清牛羊象点点珍珠在翡翠般的湖畔滚动,令人心醉。

扎陵湖和鄂陵湖,古称“柏海”,又叫“查灵海”和“鄂灵海”。分别意为“白色的长湖”和“蓝色的长湖”这是当地藏族群众根据两湖的形状和景色而而起的名字。

扎陵湖和鄂陵湖自古以来就以美丽富饶而著名,这一带不仅是我国古代游牧民族放牧养畜的天然牧场,而且是我国历史上内地通往西藏的交通大道。

相关链接:

带着自行车去西藏(一)出发

带着自行车去西藏(二)玛多

带着自行车去西藏(四)玉树

带着自行车去西藏(五)拉萨

带着自行车去西藏(六)羊卓雍错

带着自行车去西藏(七)那木错

带着自行车去西藏(八)扎什伦布寺

带着自行车去西藏(九)珠穆朗玛峰

带着自行车去西藏(十)萨迦

带着自行车去西藏(十一)江孜

带着自行车去西藏(十二)藏北草原

上一篇: 西藏纳木错纪行